大狗和小鱼关于人生重大问题的启事

大狗说
一如法国作家Rene Prudhomme所说,幸福必然持久,快乐一定短暂。比如艺术属于前一类,搞笑只能后一种,两者大有不同。爱情持久,关照一生;盛筵难再,对付一会。既然不同,何必要有典礼,表演恩爱,修饰情感,推动快乐向幸福靠近,希望幸福从快乐开始,俗称婚宴?新昏燕尔,必然会蜕而变为祥和幸福,我们这么多年,已经蜕变化蝶,还要什么仪式?

小鱼说
大狗如果不是脑筋打结,读书变呆,那就一定是青春期未尽,叛逆心还在。结婚礼节,重在启事,广告四方,俾从周知。从今往后,他是我的,我是她的。人虽两个,命是一条。后街小男孩,自觉无趣;东邻小女子,不敢窥墙。结婚典礼,快乐一场,醉倒吃足,轰动亲友,成全长辈,不亦乐乎?礼节一会就结束,婚姻没完没了,成都可卖酒,京兆擅画眉,幸福多久,快乐多频,好比濠水里鱼游,鱼在水中自知,外人何足为道?

大狗和小鱼关于人生重大问题的启事

大狗说
一如法国作家Rene Prudhomme所说,幸福必然持久,快乐一定短暂。比如艺术属于前一类,搞笑只能后一种,两者大有不同。爱情持久,关照一生;盛筵难再,对付一会。既然不同,何必要有典礼,表演恩爱,修饰情感,推动快乐向幸福靠近,希望幸福从快乐开始,俗称婚宴?新昏燕尔,必然会蜕而变为祥和幸福,我们这么多年,已经蜕变化蝶,还要什么仪式?

小鱼说
大狗如果不是脑筋打结,读书变呆,那就一定是青春期未尽,叛逆心还在。结婚礼节,重在启事,广告四方,俾从周知。从今往后,他是我的,我是她的。人虽两个,命是一条。后街小男孩,自觉无趣;东邻小女子,不敢窥墙。结婚典礼,快乐一场,醉倒吃足,轰动亲友,成全长辈,不亦乐乎?礼节一会就结束,婚姻没完没了,成都可卖酒,京兆擅画眉,幸福多久,快乐多频,好比濠水里鱼游,鱼在水中自知,外人何足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