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里第一日

(以下是写作素材,不是成品。未来全部整理再发表。)

从法兰克福向南飞往马德里,我坐左侧窗口,东边升起的月亮正好在
窗外。机长介 绍我们即将飞过巴黎上空,邀请大家看风景。我看到地上灯火通明,推想 那是巴 黎。也许真是照顾大家看风景,飞机飞得仅比云层略高一点,俯视看地上灯火,平 视过去就是初升的月亮,像在天堂行走。睡了一回儿,醒来看,地 上仍然是灯 火,才知道是法国到处都有人类城镇,刚才看的也不一定就是巴黎。

我住的是网上能订到的全马德里最便宜的宾馆,在机场区,38欧元。虽然房间里没 有网络(大厅才有),却有浴缸,有写字台,说明店东西班牙人认为泡 澡比上网 重要,这种态度我很喜欢。国内400元定的房间通常没有浴缸。房间很干净。马德 里冬天不太冷,只提供毯子,不提供被子。

不只是宾馆,出了宾馆街上也很干净,窗户都很明亮,空气干净看得远。我专门拍 了一张干净窗户的照片,这种窗很害鸟的,在有些城市环保人士有意见。

马德里街道比北京窄得多,我没走人行道时,公交车就挤不过去(除非压中线), 一个人的空间都让不开。同样,人行道前等红灯时候,我往前走了几步, 结果拐 弯的车几乎拐不过去。有这些教训后我就好好的待在人行道里面。人行道也窄,只 能容两个人相会。这种街在中国肯定堵死。街虽然窄,镇却宽敞, 因为花园多, 空地多,楼只有一两层。

说到交通,马德里是车让人,不像北京人让车。这一点制造了不少麻烦,我要过街 时常常等车,那车也停下来等我,两边都误事。一天后就习惯了,见了车 我不再 让,不再误事了。

西班牙人午餐是正餐,要有酒,要有Entrée,就是主菜之前的提味菜。我按书上建 议的中午1点才出宾馆吃饭,走到最近的饭店。洒,服务员只能听 懂啤酒,我就只 好喝啤酒。餐后饮品,服务员只能听懂咖啡,我就只好喝咖啡。至于点菜,我都不 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服务员却以为听懂了。送上来的有面 包,有浓豆汤,有五条 小鱼,味美,能吃到撑。酒菜咖啡一共10欧元,在西班牙按例不用给小费。西班牙 人把午餐当成一天最重要的事,工作都是其次 的,我怕坏了他们习惯,就慢慢地 吃了近一个小时。这些东西,在北京也要近100元。西班牙服务员过五分钟就来看 我一次,为了送菜准时。我的汤喝到 只余几口了,他看时机到了,就给我撤了换 上主菜,我都不敢说我国习惯是一边喝汤一边吃菜的。主菜也是一吃完就送来餐后 的意式浓咖啡。北京饭店如果 服务这样好,这样干净,那100元肯定不够的。

西班牙人的热情我早就听说了。实际也感受到了。比如问路时,人家一定要说清楚 才可以放我走,有时候就带我走一段再自己回去。很多中国人不适应,觉 得对方 既然不会讲英语,就别忙乎了,我再问会英语的。我想告诉这些中国人,请仔细听 人家讲的。人家讲得虽然不是英语,但是用了自己的智力、表情和 手势,只要用 心想想就会明白的。讲路的人已经努力说明白了,问路的人却不肯努力听。你问 路,却自动把西班牙文过滤掉当成噪音。须知人家并没有把你 问路的人当做噪音 过滤掉。

我已经学会了放弃英语。这是很难做到的,因为手里有锤子的人总是看问题都是钉 子。我放弃英语后才发现手势和表情的表达力有多强。我发现西班牙人也 放弃了 英文--地铁上除了salida(出口)有英文对应,其它的一个字英文都没有。别以 为不公平,其实除了地名,西班牙文也是没有用到的。比如 我们叫“10号线”的, 人家就画个线,写上数字10,什么语都没用。铁路用铁路公司的标志。飞机场就用 飞机标志。这当然也不清楚,比如地铁和市郊 车交会的地方,数字指的是什么, 得看所用的字体和颜色。西班牙地铁没有好多出口,如果像上海一样一站十几个出 口都编上号,那么单个数字的意思更不 清楚了。

我一到西班牙,就想交上当地朋友,可是语言不通,又没有到舞会时间(用身体语 言),想要找人聊天,只好找了有共同语言的人,和一位中国留学生聊了 聊(遇 到的其它几个外国人都是讲法语的,我英语没处用)。这位西班牙语毕业的中国学 生说,刚到西班牙,也喜欢这里,也好奇,久了就是想回国,每个 留学生都是这 样,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地方。她说对西班牙已经熟悉了,西班牙没有什么意思。 但是我问她关于flamenco表演和聚会,她却不知 道。人们总是把“熟悉”当成“了 解”,真是可怕呀。本来,出国可以使人跳出这种局限的,人却有办法在心里保持 住这种局限。

中国女孩说,出了国才知道,事事都得靠自己,没有人会帮你的。我说北漂不也这 样?她说不一样,在中国北漂是说在口上的,在外国才心里真正有漂的感 觉,口 上却无法说了。就像少年常说愁,老来愁时却说不出口了。“你刚来外国体会不 到,我刚来时也没有这种感觉,后来就懂了。”中国女孩又说,西班 牙人排斥中国 人。说起了西班牙人生意场欺负中国人,和我出国前读的华侨文章几乎是一样的, 只是具体时间地点不一样。“因为我们中国人有钱,他们太 懒了,没有钱,却怪别 人太勤奋。”

她说,“中国人都是想做点什么事的。大多是做生意,开馆子。我男朋友就想做出 国留学中介。而西班牙人只知道吃、喝、跳舞。”她说,“遇到经济衰 退,西班牙 人四个中就有一个失业的,中国人失业的一个都没有。这样下去中国人不富才怪。 仇视我们主要是因为我们有钱。”她说,“即使是留学生,好 多也在做生意,因为 没有做生意的签证,就用别人的名义做事。”我问:“那不会查出来吗?”她说,“不 会的,用的是别人的名字,那人完全是合法经 商,查也查不出来,西班牙人气得 不行,就去查用自己真名做生意的人,查得严得很,现在都不敢了。但是用别人名 义的,他们就没有办法管了。”

我心里想,名实不符是大陆习惯的做法,这样正是给了别人理由去排斥你呀。

她又说,现在有很多针对中国人的抢劫,你可是要小心呀。我心里想,不满中国 人,去抢劫中国人,更让他们觉得这是异乡,不想要融合了。她说,不是中 国人 不愿意融入当地人,而是当地人太偏见了。

既然住了西班牙的宾馆,今晚就在旅店住吧。我说,我要去住Cat’s Hostal,网上 评价不错的,名气很大。她说,中国人开的吗?我说不是。我已经很久不用中文网 站了,这是英文社区推荐的,一晚上18欧元,6个人住一 间。她想了想,说,住我 那里吧,我在郊区有空出一间房,租期未到退不掉。我不要你钱,中国人在外就是 要互相抱团帮助嘛。只是我那房东有点麻烦。我 问:西班牙人?她说不是,是中 国人。要是西班牙房东倒好了,西班牙人好说话,我的这个房东不好说话。我听 了,心里还在回响,“中国人在外就是要互 相抱团帮助”。

女孩说话时眼光不直视我,我感觉挺别扭的。还是和西班牙人说话,直视着对方比 较自然。当然不是盯着不放那种直视。

晚上到了Cat’s Hostal。我是狗,却去猫宅,不只是狗宅(宾馆)很贵,也是猫宅 好聊天。一去了就有一个美国小伙子舍友主动自我介绍。我现在就在猫宅旅舍写的 这些。今 天还发生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比如看到郊外农场的马儿,没时间写了。 我晚上去找人喝酒,明天接着写。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