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科尔多瓦感受之一

科尔多瓦(Cordoba)

这个古老的穆斯林城市由一条窄小的护城河和古老的城墙围着,城墙上爬满了藤蔓,晨时的阳光照耀在秋色的藤蔓和暗黄的城墙上,显得周围的一切都很安详,宁静。我心中不由充满期待。当欣赏完那位站在大教堂前的广场拱门下拉小提琴的少女悠扬的音乐后,我们信步走在对面瓜达尔基维尔河的桥上。淡淡的很好闻的大麻香气不时从桥的另一头临面飘来,抬眼望去,桥正中的两边席地坐着几个青年艺人,身傍有铺在地上的衣物,小狗就趴倦在衣物里。他们表情满足而漫不经心。让我不经想起生活在露营地房车里的那些候鸟们(指来这里过冬的人们,几乎都来自北欧国家,多数是退了休或正退休的年龄,很多都已在露营地里住了两个月之久)——人们不时在自己的房车或园地里点缀些花草,或修一道10厘米高的篱笆(和西班牙人的生活方式如出一辙)。所不一样的是,桥上的艺人用乐器和双手为自己和行人点缀各式音乐和工艺品。

当时与我们同行的有一位科尔多瓦人,他和典型的西班牙人长得很不一样,他那凌乱的棕色中长卷发下,微黄的脸,微弯的背,我看到他时,他抬起头,浓眉下眼睛很清澈,却带着忧郁。他见着大狗(指韦武)时远远地就惊呼起来,冲上去拥抱,他说他上次和大狗谈话很愉快,他说他决定暂时安身在这里了(在长达7年的旅行之后),他还说附近街上的艺人他都认识,他/她们很相熟。他又说在这里抽大麻是很普通的事,他身边的人都抽。说着他就和桥上的艺人分享起大麻来。他们很专注地谈天,分享大麻,不像是会担心被巡警遇见。我听说过西班牙著名的弗拉门弋歌唱大师大虾(在安达鲁西亚家户欲晓,我和大狗曾参加过为纪念这位歌唱大师的弗拉门弋晚会)因为海洛因过度而英年早逝,也见过夜晚的街角,成群的年轻人借着昏黄的路灯吸着大麻,弹奏着吉它,或脚踏节拍,或唱着喃喃的歌。而在这桥上,我第一次感受到这些艺人们在才艺之外,可爱的一面。

科尔多瓦确像我预想中的那样,古老,神秘。

科尔多瓦的感受之二是跳弗拉门弋的女子和表演斗牛的女子们。我准备回头再写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