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达鲁西亚之二

到安达鲁西亚的首府塞维利亚时,已是夜晚,我期待的古城塔楼与街灯交辉的景象还没出现,我们就已经到了酒店。后来才知道我们预订的酒店在离市中心很远的西边(很远指坐巴士要20分钟)。不过因为地理位置偏远的缘故,酒店才得以有如此大手笔的庭院。院里的花草多以自然生长后加以修饰(我根据围墙内外植物的种类和生长方式判断),出落的很自然。酒店大厅顶部径直通向四楼之高的天顶,再由一顶硕大雍容的吊灯垂悬下来,颇像《歌剧魅影》中吊灯坠落之前的景象。

在塞维利亚总该发生些不寻常的事吧,我这样想。然而,S先生再三叮嘱我们:一定不要在没有他的陪伴下单独出行,要知道这偏僻的地段人们对游客如何使坏……。于是我心中更生好奇,我甚至想象着附近的小路上正发生着梅里美《卡门》中强盗们行盗的情景。不过最终在我和大狗的几次探奇后,没有印证S的话。也许那是七年前塞维利亚在S心中的模样罢,安达鲁西亚在S心中有着深切的爱和恨,他深爱这个故乡,他也深恨曾发生在这里的由爱变成恨的人。现实生活与这里的弗拉门弋是一样的,常常爱恨交织。

塞维利亚确是个让人心动的城市,这个城市的建筑在正午和傍晚时显得特别通透,当四轮马车在广场的公园缓缓驰过时,身后的马蹄声总是拉得很长很长。而雨中的塞维利亚也显得分外清晰,一些没有防雨工具的人们使用贯常的步伐谈笑在巷子间,后来大狗也干脆除去雨衣(亦或是他忘了戴?);在AUDITORIO ÁLVAREZ QUINTERO我看了到目前为止最优美的弗拉门弋舞姿(比如当舞者在抬头仰望用凝聚着所有的感情和力量骤然划向上空的双手时,那个瞬间就令我的心久久无法平静,就连现在写此文时也这样:));在CARBONERIA酒吧,我还见识了期待已久的吉普赛人的舞蹈(不得不说果然有吉普赛人自己的风格,但我因为总共看吉普赛人的表演不多,难以描述其中的区别);而最让我感动的是塞维利亚大教堂大厅的肃穆与安静,相比没有游客肆意的拍照与轻浮的走动,我也注意到S先生走进教堂时又一次红润的双眼。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