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城市

我站在路口,下着小雨,天色很暗,整个城市很暗,

似乎这个城市一直就是这么暗着的。唯路头有个破败的大酒店,弥漫着昏黄的灯光,隐约呻吟着它昔日的辉煌。

破败的酒店门前是破败的广场,广场上熙熙攘攘的,酒店服务人员穿着暗咖色制服,纷纷拉着黑色四轮车,接上从酒店大门出来的宾客,这些宾客或身着黑色西服,或手提黑色箱子,坐进四轮车随服务员穿过泥泞的广场,通向不远处有水泥浇过的泛白的停车场上。那里停放着成排的黑色轿车,身穿黑色西服的宾客钻进车后就匆匆把车开走了,那些提箱子的宾客匆匆打开箱子穿上黑色西服后也把车开走了。这时整个城市才显露出唯一的一块泛白色,就是那停车场。

我注视着这一切,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沉重和虚无。

PS:友人文君评论说这是“人类的葬礼”。

旧金山行插曲二——莽闯旧金山地铁站

那天会后聚餐结束时,我和一同来参会的墨西哥女孩约好在某地见面(我们分别在不同的聚餐区),并一起去寻找Couchsurfing主人家的路。因为我的无方向感,及中途又改了见面地点,只好一路别别扭扭地(很多街巷)随着手机导航,总算到了见面地(地铁站里),随后得知对方原来在地面的巴士站。我问地铁里的工作人员该怎么走,工作人员直指我背后的通道说那就是。我转身没顾上看就径直冲进去,马上,不远处一位身着警服的工作人员喊住了我:你没有买票怎么就闯进来了?我这才意识到我进的通道是地铁入口。我解释说对面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应该这么走,并赶忙把短信里提到的见面地点给他看。警员非常严肃,又叫了一个同事过来,说不相信,肯定是我有什么企图。要我出示证件,并盘问我来美国做什 么,我的职业是什么。我居然一点都不紧张,很坦然地给他看了证件(但当他叫了一声原来是从中国来的时候,我着实紧张了一下,心想可见国人通常都这么坏事?),我一一回答了他的问题,还给他看了我的明片。他听后居然对我的工作(网站设计)很感兴趣,拿着我的明片问我他也想做个网站,能不能请我给他做个评估…..

旧金山行插曲一——入境边检

飞机降旧金山机场,排队办入境边检,整排的边检官除了肤色不同(黑白两色), 都一律身材高大,一身黑色制服,并不微笑,但给人以安全感。轮到我了, 我礼貌上前递上护照并向边检官(他)问好,他回应后便问:你来美国做什么? 我:参加会议。 他:你的邀请函呢?(我是商务签证) 我事先不知道美国边检需要看邀请函,只好说:很抱歉,我误把它放在旅行箱 里托运了。 他:好大胆子,你没有邀请函就想进入美国……(中间因语速太快我有些没太听明白,大意是说这是很严肃的事情)你以为美国可以随意出入的吗? 我心里暗惊,但很镇定,因为我相信我有理由通过的。我说这是我的错,我太大意了。我问他我可否去行李箱里取,他说不行。 我说我有电子版的邀请函在电脑里(我边说边取出电脑),可以吗?他说不行,得打印出来的。 我只好问他我现在能做什么?他便问了我关于会议的事(是什么会议,参加会议的目的等)。我一一如实作答,并告诉他AdaCamp是针对并鼓励女性加入 开源知识,开源项目的全球会议……因此这个会议对我很重要。 但他说:可是你没有证据让我怎么相信你呢?我不能让你过去。 我情急之下在随身包里搜出半打幻灯片稿纸,我告诉他这是我上周在韩国做演讲时的幻灯片,与我这次来旧金山参加演讲的主题大致相同。他逐页翻看了幻灯片, 终于流露出一丝难以觉察的微笑,随后慎重其事地对我说:下次一定要带上邀请函。并把护照还给了我。 我道了谢,并承诺下次一定记得。最后我说:See you! 他听后愣了一下,随即笑着向我挥手说:See you next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