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熊

傍晚时,我和妈妈徒步回来。穿过所住旅馆楼下的广场时我为自己拍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我戴着深色兔子帽坐在广场环形坐位的一角,一脸忧伤。抬头看 照片左 上方,发现所有坐在这里的人都戴着深色兔子帽,表情忧虑又绝望,似乎暗示了这 个村庄有着永无止境的灾难,一切没有希望 。
Continue reading

养Zoë手记

一、妈妈生孩子时候流了很多血。妈妈生孩子们总是要流血的。我在手术室里给妈妈唱歌,免得她担心,其实我比她担心,因为妈妈看不到自己流很多血的。现在国际上流行男士进手术室为生孩子加油打气,这对男士是一个必要的经历。握着爱人的手看着粘呼呼的孩子和胎盘分别取出来,相当于战场上把中弹的战友背回后方。经历过生产这种血战洗礼而不能体贴尊重爱人的男人,在战场上也会放下战友不管的。这种经历使得“疤痕是男子汉勋章”这样的话显得很孩子气。 Continue reading

Aside

爱上哭

我最近容易哭,比如别人看我我就哭,巴比妈咪出去玩不带我我就哭,爷爷逗我玩得正开心时要上班去我就哭。妈咪说我哭的时候两眼泪汪汪的,能保持眼睛滋润呢。

SAMSUNG CSC

Aside

打滚

我一周会吃手,18天会对妈咪笑,20天啃大骨头(爷爷给的),1个多月勉强能配合拍证件照,2个月差2天随大人旅行2个月10天看到喜欢的花就微笑,3个月翻身,直到4个月打滚,这之前的进展都很让人满意——因为一滚滚到床下去了。唯一的麻烦是奶奶总嫌我瘦。其实我要是长胖了,奶奶就不带我下楼玩了。

IMG_0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