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到墨尔本

因为爱人小鱼在墨尔本机场工作,一家就搬到了墨尔本。一开始住在Brunswick,Sydney Street附近,街旧店旧房旧。这算是本地特色,百年老街,法律保护,不能改扩建。寄宿别人家,没有办法做饭,街上食物也乏善可陈,还吃到一家穆斯林做的半生的肉馅,小鱼拒绝付钱,店家也没办法。后来我终于考到驾照,于是租到离机场近的房子(没有驾照的话,可选的住处太少),前天搬进新宅,总算日子好过一点。

本地人比较善良。买酒的时候,我没带优惠券,店主就去垃圾筒里给我翻出来之前客人没用的优惠券,一边翻一边还说这垃圾筒是他的“文件柜”他在给我找“文件”。刚来的时候还有一个新移民欢迎晚餐会,就是免费吃饭跟本地社区互动,可惜我和小鱼那晚上太累哪也去不了。会展中心一年一度免费请大家吃饭我们倒是赶上了,食物甜点都是十分精美的。大体上感觉老墨尔本人比国外出生的移民好,但是也可能是新移民不懂得如何帮到别人的缘故。

来墨尔本已经闯了四次红灯,好在没有出事。4次中只有一次是小心可以避免的,其它都属于大城市交通特色,我是昆洲学车出来的,没见过这样复杂的,所以出错。比如十字路口左转小道中间再放一个红灯,比如50米之内三个十字路口(不清楚哪个灯管哪个路口),比如转盘上放个红灯。我闯了4次红灯,现在学会不闯了。每次闯了红灯都一身汗,回家看了交通局给出的摄像机地图,知道没有被拍到,但是不能忽视这种错误。

来墨尔本穿洲过府的,开了几天车把周边几个城市都转过了。同行美国人说,澳洲人开车喜欢哄。这哄(Honk)就是鸣笛的意思。我开车被Honk了好多次。我还不觉得冒犯,因为是出了错被Honk的,总得有人提醒错了。这种哄是短短的一下。比如有一次走了电车专用道,后面的车哄我。这本不干它的事,因为没有影响到他,他哄只是提醒。这种哄,可以减少警力,我不至吃了罚单才知道错。不过,公路上的恶习这里也有,有人曾跟在我车后一段,没有哄我,超过我的车后却打手势骂我,嫌我之前开太慢的缘故。

机场近处属于City of Hume,居民复杂,我们早上吃阿拉伯人的早餐,中午吃印度人做的咖喱,晚上吃土尔其人的烤土豆,大家说什么语言都不懂,总是担心各色人种之中有坏人。坏人也许有,我们没遇上,愣头青确实遇上了,晚上又开快车又鸣笛的就是,估计是酒也喝了不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