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重大发现

我四个月时候有一个重大发现。

我发现东西是有远近的。其实,东西这个东西也是最近才发现的,发现东西那回很开心。

不过东西有远近这事可就不那么开心了。就是说,有些东西是和我一起的,有些东西,我必须把自己的小屁屁挪过去才跟我一起。大部分东西跟我不是一起的。我只有小小一个世界。

我很努力。每天爬。我爬呀爬,可是东西还是一样远。这就是说,我是在原地爬。我爬的时候很用力,巴比说我爬时臂上的肉肉是硬的。我爬的时候还喊号子。爬到累了就哭,哭累了就睡,睡起来再爬。我真的很伤心。比方说吧,如果哥伦布知道有一个新大陆,但是没有船,他是什么感觉?可是爸妈不懂得我的心,每次我爬哭了,他们就把我翻过来好好地放在床上,还跟我说笑。

爬虽然不成功,但是滚是容易的。爬是竖着动——其实没有动。滚是横着动。我滚的时候看不清楚东西南北,但是滚起来很有乐趣,觉得哪里都可以去。有一次滚到床底下去了,摔得很疼,把全家人都吓坏了。那是我人生的第一个挫折,从此以后再也不敢滚了。

我的第四个月,应该还有有意思的事情吧。

Aside

做签证体检

在西安做签证体检时,天很热,坐车也很折腾。奶奶一直不满意巴比妈咪带小小的我来这里受罪。不过当奶奶听说我被称出有6公斤,比出门那天多了一斤时,脸上就笑开了花。(回到家后巴比发现体检中心的称偏重一斤,没告诉奶奶)

Aside

奶奶

外婆和大姨妈走后,夜里奶奶陪妈咪照顾我(妈咪做完副乳移除手术不久)。奶奶还不熟悉我的习性,我一打响鼻奶奶就起来看我,一晚起来数十次。奶奶因此瘦了一圈,但所有病痛都好了。
奶奶和我